【高三淡圈中】

虞息

【瓶邪/知乎体】和一对没羞没臊的小情侣做邻居是什么体验?

#知乎体

#大学谈恋爱毕业就同居的设定

#OOC+略污预警

#脑洞来自帮人搬家撒了一地的R18本的惨痛经历

#没错那个答主就是我

 

 瓶邪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

觉得没问题请继续

 

一条野鱼,挣钱主要靠男色和脑洞

817赞  活在我邻居的床底日不能视夜不能寐吃了这么多狗粮依旧单身等人赞同

 

 

不谢邀,一点都不。 

作为一个单身汪也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邀请我回答这种问题(手动再见,简直怒答,每日在家都要受尽折磨待我喝口水慢慢讲来。

 

答主住的小区算不上很高档,附近有个大学,所以感觉都是年轻人住进来啊,就会有种自己已经好老了的感觉,尤其看见情侣们成双成对出没的时候,觉得自己又老又单身大概要孤独一辈子了吧。

大概半年前,我对门搬来了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而且是,喜闻乐见的,性别男,原本以为只是一起合租的好兄弟之类的,我弟弟大学毕业也是这么过的,所以看着就觉得好亲切。

 

 

 

一个是很典型的江南人长相,温温润润的,眼睛里总含着笑,整一新时代的好青年,我为国家做贡献的模样;另一个长的很……出挑(原谅答主的小学语文水平)大概就是,现在的中学女生喜欢的男明星那种类型,但是整个人非常冷,也不是说冷漠,就是不怎么爱说话,有点生人勿近的意味在,凭我多年的学渣经验,看气场就知道,应该是个学霸级别的人物。

 

后来才发现,什么看上去的阳光开朗好少年,高冷面瘫大学霸,都是骗鬼的。

 

 

 

因为看着他们就想起了自己的弟弟,再来,为了给新邻居留下一个好印象,我十分积极地向他们介绍起了小区以及周边的交通啊治安什么的,后来一想自己简直蠢哭了,这两个一看就是刚从大学里出来,怎么说也在这一片生活了四五年吧,周边怎么样还要别人里介绍吗。于是我讪讪地闭了嘴,不过没想到,江南少年(以下简称W)竟然非常认真的听完了,然后特别客气的拜托我说以后多照顾之类的话。

 

其实这个时候我是非常尴尬的,于是我又望向了高冷学霸(以下简称Z),结果人家根本没有听,一直忙进忙出在搬行李,然后W就对他说“小哥,东西就先放在客厅吧,我们一会出门去超市买些东西,下午回来再清东西就好。”

 

Z想了想,把手上的东西放下说“嗯,先吃饭,早上起太早了,你连早饭都没吃。”

 

那眼神!那语气!我当时就隐隐觉得,画风有些不对了,为了弥补刚才的犯蠢,我主动提出来帮他们搬行李,这样他们就可以早点出门了。我左看右看,发现门口只剩一个小箱子了,这就又很尴尬了吧,然而更尴尬的还在后面。

 

我满脑子想着,我和W才说了几分钟的话啊,怎么Z这么快就把东西搬得差不多了,想着想着就没注意脚下,等我注意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被一个花盆绊倒在地,手中的小箱子划出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落在了瓷砖上,箱子原本就不怎么紧的封口敞开,里头的东西零零散散落了满地。

 

不用猜了,都是一些不可描述的东西,不仅仅只有BYT,还有一些根据国家相关法规不予显示的东西。

 

那时候我如果还有些意识,一定会捂着双眼夺门而出,再不济自戳双目也行啊,可惜我吓傻了。

 

W看见那些东西却只是不好意思地笑笑,但是绝对的面无赧色,向我解释道:

 

“既然你都看见了,那就没什么好遮掩的了,我和小哥是恋人关系,但是麻烦不要说出去啦。”

 

我无意识地点了点头,计算着被杀人灭口的可能性和逃离这里的最短距离。

 

你以为这就完了吗?!天真,真是太天真了。

 

不知道Z是觉得我不信还是怎么的,扳过W的脸就在他唇上啄了一下,并且用眼神示(wei)意(xie)我,你可以走了。

 

你当我不想走?!我近乎光速的逃离了现场,回到家在卧室里捂着小心脏深呼吸。

 

我心里盘算着,虽说住对门儿反正又不能经常见面,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天真,真是太天真了。

 

如果你能有幸看到我们这一栋的户型图,你会发现,原来一层楼门对门的两户,卧室是挨在一起的,只隔一堵墙的那种。

 

因为这个原因,我睡了我长这么大以来,质量最差的一晚上觉。

 

按照常理,搬家这种事情不是已经非常操劳了吗,不是搬完就应该沾枕头就睡吗,啊?

 

大晚上的没事儿飙什么车?!你当你是摩的大飙客吗?!啊?!看着一副五好青年的样子就是这样半夜扰民的?!是不是我跟不上时代了,大学刚毕业的纯情小处男的设定去哪里啦?!

 

更让我憋屈的是,这种事,我根本不敢和那对夫夫说(那晚过后我基本上已经默认了这个称呼),不是不好意思,我怕Z削我。

 

我在他们家见过一把古刀,W说小哥每天晨练就是在家耍大刀(不是,不是那个40米的大刀),我脑补能力太差,一直没想出来这是怎么个场景,直到有一天我去他们家蹭饭,看见Z拿菜刀剁排骨。

 

我听见骨头被刀咔咔两声弄折了之后,手下意识一抖,鸡蛋壳准确无误地被我扔到了碗里。

 

反正那次晚餐真的是十分不愉快。准确的说是,因为W留我用晚餐,所以Z同学非常不愉快,看着他好像下一秒就要把我丢上天和太阳肩并肩的脸色,我心下想,总比死在他的刀下强。

 

啊不,打打杀杀的多不好啊,我们应该文明一点。

 

所以我被那对夫夫(准确的说是Z同学,但这是两个人参与的活动,一个巴掌拍不响,一个男人只能撸的道理你们明白),通过非常文明且哲学的方式,被迫失眠了一晚上。

 

我思考良久,决定把书房收拾出来作卧室,再这样下去我只能选择坐在电脑前插着耳机翘着脚嗑瓜子到天亮了。

 

你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天真,真是太天真了。

 

不要低估现在年轻人的活力呀,也不要高估这种豆腐渣工程的隔音质量。

 

当他们不仅仅只限于卧室而是在房子里的各个房间,大玩特玩各种play的时候,我知道我错了。

 

我又回到了从前坐在电脑前插着耳机翘着脚嗑瓜子到天亮的悲惨生活,而且最近我觉得我应该找个装修工人加固一下家里的墙,我不知道也许什么时候它会光荣牺牲,尤其是如果它牺牲的时候我看见了隔壁衣衫不整的两个人,我一个单身女子应该怎么办。

 

不用安慰我倒时差,你以为白天就没事了吗?!

 

天真,真是太天真了。

 

 

应该说晚上其实还好,堵住耳朵不听就好了,但是在白天,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有一定几率能看到现场版。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早晨。我拿着晾衣杆在阳台上十分正常地晾衣服,突然看见,隔壁厨房的料理台上似乎有人影。

 

我心中警铃大作,这年头白天都有人明目张胆进屋偷东西了?我躲在衣服的空隙里暗戳戳地向对面瞄去。不看还好,一看真是让我悔得想哭。

 

Z同学把W同学困在料理台上,身体紧贴着往下压,旁边的锅里应该还在煮着什么,我甚至看到食物沸腾而翻起的白色水汽。W同学的脸有些泛红,双手推搡着Z同学的胸口,大概说这些饭快好了之类的的话。然而并没有什么用,Z同学让W同学被迫坐在了料理台上,W同学的双腿不得不环住Z同学的腰以免摔下去,阳光明亮又干净,所以同样明亮又干净的我,飞也似的离开了阳台,戴上耳机听起了摇滚乐。

 

脸红心跳倒是没有,毕竟答主我可是一只老年单身汪了,但是还是有点小激动。

 

你还指望我能看完全程不成?!我当时甚至暗自庆幸Z同学没有发现我,我一个目击证人能活着离开犯罪现场真是三生有幸。

 

如果你也同样这么认为,天真,真是太天真了。

 

第二天我就发现,隔壁家的厨房新装了窗帘。

 

 

 

当然绝大多数时候,那一对都是甜甜蜜蜜没羞没臊(点题)过日子的小情侣,但是你知道,再好的感情都会有出问题的时候。

 

当某天晚上我带上眼罩耳塞爬上床准备开始数羊的时候,却发现有些诡异。简直太安静了,安静的我有些害怕。于是我爬起来开灯,伴随着灯光,“啪”的一声,吓得我立马把灯又关了。听上去像是玻璃碎落的声音,从隔壁传来的我联想了一下当日白天对门夫夫的一系列反常行为,诸如今天两人没有一起出门,W同学居然订了外卖,晚饭后Z同学也没有出门散步遛狗,还有晚上熄灯后无比纯洁的表现,我猜想,他们应该闹矛盾了,冷战的那种。

 

我不由得有些担心,毕竟是邻居,也算得上是半个朋友,看着他们冷战我也觉得挺不好的,但我好像也没什么立场去劝和啊,我犯起难来。

 

现在想起来,天真,真是太天真了。

 

我忘了有句俗话叫做,床头吵架床尾和。

 

你问和好的过程?开头在床头,结尾在床尾,过程当然在床上啊。

 

反正是经过一段不可描述,两人就又回到那种酱酱酿酿没羞没臊的小日子了。

 

注意我用的“酱酱酿酿”,那可是比“甜甜蜜蜜”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好伐。

 

 

 

唉唉反正大概就是这样吧,我牙口不好甜的吃多会牙疼,看久了就免疫了,眼睛都闪瞎了当然觉得没什么感觉了。

 

不过我还是应该感谢他们。

 

我找到了一份新工作,成功摆脱每日在家听墙角的日子,啊对具体看简介,是耽美写手没错。

 

 

评论(7)
热度(298)

© 丨一乛丿七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