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淡圈中】

虞息

【瓶邪】一个抱枕引发的血案

#设定戳这里 from @丸顾 

#原本只是个段子,结果一不小心写长了

#期中考试前攒(mo)人(ge)品(yu)

#撒糖HE



瓶邪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

觉得没问题请继续




我觉得自从我把那个抱枕送给吴邪之后,好像打开了他身上一个叫做少男心的开关。

尤其是立冬之后,无论是吃饭,看书,晒腊肉,甚至是最重要的睡觉时间,吴邪一定会把那个东西搂在怀里。

最重要的睡觉时间。

家里的床比较小,为了能让吴邪每天早上能从我的怀里醒来,在上一张床垮掉之后,我在胖子担忧的眼神里把那张1.5x2m的床搬进屋。

然后胖子的眼神就更担忧了。

本来吴邪和我两个人在床上也只是刚刚睡下,所以在这天晚上洗完澡吴邪想把他的抱枕放上床的时候,我是拒绝的。

我相信吴邪一定接收到了我“抱枕和我只能选其一”的眼神信号。他有些为难的开口:

“小哥你看,床太小了……”

我知道,所以把抱枕拿下来,然后换我上去。

“所以你这几天就将就一下吧,等有空我让小花送个大床过来。”

他飞快地打开了一张折叠床,塞了床被子给我。

我心里那句“不愧是吴(xi)邪(fu),深得朕心”没说完就给咽下去了。

真是经不住表扬啊。

然后抱着另一个抱枕过了一夜。

但是怎么摸都没有吴邪屁股上的软肉舒服。

 

所以当吴邪第三次对我使用同样的套路的时候,我终于深刻意识到,再这样下去我一家之主的地位岌岌可危,大概我已经成为张家第一个被族长夫人赶下床的族长了。

吴邪和我很少会有像这种关乎原则性问题的矛盾,即使有,在床上也是可以很愉快地解决的。但实际情况是,我连床都上不了了。

首先可以肯定一点,这件事用武力解决是不行的。

其次,我认真思考了吴邪喜欢抱枕的原因。

第一,软。这个词吴邪曾经用到我身上过,达标。

第二,小。嗯,缩骨没白练,达标。

第三,热。动♂起来就不冷了,达标。

那么一定还有什么原因遗漏了。我再细致地分析了一遍,确定我能考虑到的所有原因都排除了。

虽然有些不情愿,我还是远程联系了黑瞎子。

他言简意赅地回复了我一个字:萌。

我觉得有道理,并于当天晚上付诸了实践。

 

(肖像描写按相关人士要求不予显示)

 

当天晚上吴邪看见我露出了比他第一次见粽子还要惊悚的神情,并且试图卷盖铺去敲胖子家的门的行为让我非常困惑。

但经过再三确认我是认真的之后,他还是让我留下来了,并且表示为了个抱枕好好一个人弄成这样不值得。

很好,第一步达成。

第二步就该解决矛盾了。

 

(动作、神态、语言描写按相关人士要求不予显示)

 

一般通过这种方式,吴邪和我能在这类问题上达成广泛一致。

第二天解雨臣便把床空运过来了。

如果能忽略掉他临走前的那句话我也许会很感激他。

“又软又小又萌?你们干脆要个孩子得了。”

 

听说张家族长最近急求返老还童的药方。

 


Fin.


血案系列联动:【瓶邪】一个快递引发的血案

评论(11)
热度(101)

© 丨一乛丿七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