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淡圈中】

虞息

【瓶邪】在上语文课时我都在想些什么

#关于瓶邪in语文课本的脑洞

#对原作及原作者无任何恶意

#OOC预警

 

瓶邪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

觉得没问题请继续

***必修三《林黛玉进贾府》

吴邪看罢,因笑道:“这个小哥我曾见过的。”

吴三省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

吴邪笑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

许久不曾开口的张起灵道:“吴邪,你满月时我曾来过吴府,着实是见过的。”

 

吴邪又道:“小哥尊名是那两个字?”张起灵便说了名。吴邪又问表字。张起灵道:“无字。”吴邪笑道:“我送小哥一妙字,莫若‘喑*瓶’二字极妙。”胖子便问何出。吴邪道:“无甚么出处,只是这小哥看着却是个不爱讲话的,可不是个哑巴瓶子么!”

 

又问张起灵:“可也有麒麟竭没有?”

张起灵道:“你的那块麒麟竭还是你满月时我赠与你的。”

(喑:沉默不语) 

***必修三《祝福》

新正将尽,霍秀秀来拜年了,已经喝得醉醺醺的,自说因为去了一趟杭州的吴家,住下几天,所以来得迟了。他们问答之间,自然就谈到吴邪。

“他么?”秀秀高兴的说,“现在是交了好运了。他二叔抓他回去的时候,是早已许给了张家族长的,所以回家之后不几天,也就装在花轿里抬去了。”

“阿呀,这样的二叔!……”解雨臣惊奇的说。

“阿呀,我的小花哥哥!你真是不知情的少爷的话。他们张吴两家,这算得什么?他有三叔,也得娶老婆。不嫁了他,那有这一注钱来做聘礼?他的二叔倒是精明强干的人呵,很有打算,所以就将他嫁到上三门的张家去。倘许给其他几门的人,财礼就不多;唯独肯嫁进张家里去的人少,所以他就到手了八十千。现在他三叔的媳妇也娶进了,老陈皮家的文锦姨,财礼花了五十,除去办喜事的费用,还剩十多千。吓,你看,这多么好打算?……”

“小邪竟肯依?……”

“这有什么依不依,除了张家族长,别人他还不肯呢。——毕竟屈身下嫁,又等了这么多年,闹是谁也总要闹一闹的,只要用绳子一捆,塞在花轿里,抬到攻家,捺上花冠,拜堂,关上房门,就完事了。可是吴邪哥哥真出格,听说那时实在闹得利害,大家还都说大约因为张家族长撂下吴邪哥哥一个人进门里待了十年,吴邪哥哥闹别扭呢。小花哥哥,我见得多了:小情侣冷战执拗着不肯嫁,哭喊的也有,说要寻死觅活的也有,抬到攻家闹得拜不成天地的也有,连花烛都砸了的也有。吴邪哥哥可是异乎寻常,他们说她一路只是嚎,骂,张家族长都看不下去了,猫腰进了轿子不知道干了些什么,才总算消停些。抬到张家,拉出轿来,脸色通红,衣衫不整,张家族长脸色也不大好看,胖子和张海客扒着门框才没被张族长赶出祠堂,闭着眼睛才给新人拜了天地。可他们一不小心,一松手,阿呀,阿弥陀佛,吴邪哥哥的嫁衣就挂在了香案角上,撕破了一个大窟窿。胖子和张海客连门框都扒不住了,连忙七手八脚的将吴邪哥哥和他男人反关在新房里,可不知怎么的又开始骂了,阿呀呀,这真是……。”她摇一摇头,顺下眼睛,不说了。

“后来怎么样呢?”解雨臣还问。

“听说第二天也没有起来。”秀秀抬起眼来说。

“后来呢?”

“后来?——也没起,一连七天都没起来。

 

***必修五《边城》(故事梗概)

吴邪是九门镇河边撑渡船的吴三省的大侄子,养了一条叫小满哥的狼狗。每年端午节,九门镇都有在河里捉尸蟞,倒斗砍粽子的习俗,张家族长张起灵和解家小九爷解雨臣都是个中好手。张起灵和吴邪二人在相处中暗生情愫,可就是迟迟不谈婚论嫁。这急坏了吴邪的发小解雨臣。于是,解雨臣托人向吴三省提亲,逼迫张吴二人赶紧该干嘛干嘛。果然,张起灵立即就向吴邪告了白。可吴三省告诉解雨臣和张起灵,要想和吴邪成婚,就得在吴家对面的山头上唱三年零六个月的歌,让吴邪自己选择,这明摆着是属意解雨臣的意思,毕竟九门镇谁都知道张起灵这人不爱说话,何况是唱歌。小九爷自然是精于曲艺,阳春白雪,余音绕梁。可他和吴三省都不知道的是,在表白第二天,张起灵就带着吴邪私奔了。不过解雨臣依旧很高兴,没了张起灵,明年端午捉尸蟞砍粽子,他终于不用再做第二了。

Fin.

【文章目录】野虞的鱼

老吴生日那天,我在考试

白色情人节这天,我又要考试

一个迟到的生贺和提前的情人节贺

顺便考前求祝福:-)

评论(12)
热度(100)
  1. 琉璃子鸢丨一乛丿七吴 转载了此文字

© 丨一乛丿七吴 | Powered by LOFTER